96岁的志愿军老战士,回想零下40摄氏度的长津湖苦战
【编者按】今天上午,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大会将在北京隆重举行。70年前,英豪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将士,高举保卫和平、抵挡侵犯的正义旗号,同朝鲜人民和戎行一道,在交兵两边武器装备水平比照极为悬殊、极为困难的条件下,赢得了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胜利。70年曩昔,上观新闻约请几位在沪志愿军老兵士回忆战火纷飞的年月,经过他们的叙述,探寻抗美援朝战争中的赤色印记,记载一段不可磨灭的战争往事。【人物小传】鲍奇,1924年生,1942年6月参与中国共产党。1941年9月参与新四军,历任机要组长、科长、副处长,东海舰队淞沪水警区副参谋长、东海舰队海坛水警区参谋长、副司令员,东海舰队办理处处长,水兵上海基地副参谋长等职。曾参与抗击日军的“反清乡、反扫荡”战争、苏中“七战七捷”、孟良崮战争、淮海战争、解放一江山岛战争、解放东南滨海、抗美援朝战争等。“八一三”日本人侵犯上海时,正在读初中的我,在中共地下党员教师的引导下,瞒着家人来到苏北抗日根据地,参与了新四军。因为其时我的文化程度相对较高,因而被组织做文书,后来又到了机要科从事机要作业,使命是翻译暗码电报。电报传译作业分为对上和对下两个系统,担任部分领导之后,我专门担任对上的作业,便是在团部接发与陈毅、粟裕等领导同志来往的电报。随后,我随部队身经百战,从翻译电报的机要员到组长、科长、处长,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,我与机要作业结下了不解之缘,还曾被颁发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军机要先进作业者的荣誉称号。1950年10月,我又参与抗美援朝战争,我地点的部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9兵团,到朝鲜后改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9兵团。关于咱们其时的行军路途,有一个我后来才知道的隐秘。我爱人也是一名机要阵线的兵士,而我地点的部队什么时候脱离上海,什么时候抵达山东曲阜,什么时候从曲阜出发到沈阳,怎样进入朝鲜,都是由我爱人翻译电报密发的。电报上注明“指人译”,便是指这个电报必须由指定的人翻译。我爱人便是那个被指定译报的人,所以她是第一个知道我地点的部队要参与抗美援朝战争的人,不过,因为对外是绝密,其时连我这个男朋友都不能告知。1950年11月,咱们志愿军第9兵团悄然敏捷渡过鸭绿江,进入朝鲜长津湖区域。长津湖区域是朝鲜北部最为苦寒的区域,海拔在1000至2000米之间,林木茂盛,路途狭小,人烟稀少。当年又逢50年不遇严冬,夜间最低温度挨近零下40摄氏度。左一为鲍奇11月26日,由美国爱德华·阿尔蒙德少将指挥的6.5万名多国部队跳过三八线,进入长津湖区域。一场历时17天的严酷战争在酷寒气候条件下随即打开。咱们志愿军第9兵团受命向美军第10军建议进攻。其时的作战使命反常艰巨,匿伏的部队兵士许多冻伤、冻死,也有机要人员被冻成重伤乃至献身。那时,我直接担任特别首长之间情报的上传下达。面临如此恶劣的环境和险峻的境况,作为机要人员,我深感身份位置特别,背负使命重要。面临敌机随时投下的炸弹,面临丧命的酷寒酷冷,我24小时不歇息,暗码随到随译,沉稳娴熟,准确无误,一道道作战指令从指挥中枢得以及时传到达作战一线,在暗码通讯这个荫蔽的战场上,完成了保家卫国的使命。(部分资料由上海警备区供给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